2020上海国际个人护理用品博览会
Shanghai International Personal Care Expo 2020
2020年8月7日-9日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个护新锐BOBORE逆势获千万级投资, 内容和团队建设能力成为关键亮点

为品牌做好了扎实的基础内容。其次把握了不同平台流量的红利期。其三,以基础内容为依托,成功组建了不同平台的运营团队。“不幸”的品牌有太多通向不幸的原因,比如产业和基础内容太单薄,无论怎么选投放组合都没有及格的ROI,再比如图文平台和视频平台所需要的团队结构就截然不同,就算同样是视频平台,娱乐导向的平台和知识导向的平台所需的团队能力也是不同的,如果不能及时完成团队能力的调整,很容易就会在平台切换时遇到问题。


能不能以投资BOBORE为例子,跟我们分享一下一个品牌有哪些特点比较容易把投资人打动?

在消费品风险投资中,能够打动投资人的一定是这个品牌的创始人。他需要心有灵犀地洞察出这个时代的消费者的普遍特点,同时能够想象出能让他们心动的产品,创造出能够说服他们的内容,还要能组织一个团队去把这些工作拆解后一步步实现。

BOBORE两位创始人都是时尚媒体出身,是一个互补的组合, Anita(朱飞霖)对产品功效和内容审美有很细腻的感知,是个感觉敏锐的产品经理,而Romy(查秋延)在供应链和运营方面有很强能力。更难得的是作为早期项目,他们在选拔新人和培养人才方面非常用心,这让我们看到了能够规模化成长的基因。我们在考虑投资和后期项目被收购的时候,很多估值也是给到创始团队的,创始团队是一个比品牌更基本的存在。因为品牌可能有起伏,但一个好的团队却可以创造出新的品牌,也有可能跟规模化的企业合作,做出从1~100的业绩。比如对大企业来说,他们的投资行为可能是为了获得合并报表后的数字,但在未来我们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投资行为,是通过投资和并购把体外的稀缺能力带进来,改变固有的DNA,让原有的组织获得能力延展,再通过能力延展去改善报表,所以我们认为根据团队而不是单纯根据报表现进行投资,是一种会得到更多实践的先行理念。


这次投资的主体是流量赋能基金,这个基金是如何给品牌赋能的?

我们的一个观察是资金对被投企业的作用正在变得越来越小,尽管很多时候创业者会认为自己是因为没有钱才导致很多事情没法做,但本质的问题可能是他没有找出卓越的方法去摆脱平庸的竞争,所以无法说服相关的资源向这一类创业者集中。比如一个品牌的产品和基础内容没有准备好,这时候哪怕给他很多钱去做投放可能很快就花掉了,我们在周围看到了太多这样的案例,而那些关键性的问题往往不能靠投资去解决。这就是我们发起赋能基金的原因。

流量赋能基金是我们和几大头部MCN机构及产业方共同设立的,所以自带产业背景和流量运营经验,当然也有强大的流量资源。对于被投项目,直接就拥有了包括大禹、达人说、快美这样的头部机构的信息、策略和资源支持,包括参与这支基金的很多业内企业家,他很多经验都是别的品牌花了很多钱后总结出来的,这方面的经验能够让新锐品牌少走很多弯路,同时相关的资源能很大程度上降低新锐品牌的流量成本。在这方面我们的基金不但可以用股权投资的形式进行合作,对那些我们认为把握比较大的品牌,我们也可以配置一部分投放资金以业绩分成的形式进行实验性合作,为今后的股权合作奠定基础。另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聚美丽的参与也让品牌在聚美丽品牌加速器俱乐部里多了很多机会,BOBORE的社交媒体投放负责人就告诉我们,我们的基金进去以后有一个感受特别明显,就是原来他操盘的是小规模品牌的预算,但自从我们投资后加入了聚美丽的操盘手俱乐部,他跟很多同行有了交流,及时了解趋势、方向,避免了被套路,感觉探索也不再那么孤单。从这个角度讲,我们的确是在一起打造一个赋能生态系统。很可能未来的竞争不是一个品牌和另外一个品牌的竞争,也不是一个企业和另一个企业的竞争,而是一个生态系统和另外一个生态系统的竞争。


非常同意,那种最开放的生态系统,有最活跃的内部知识交流,会让生态系统中的每一个成员拥有最佳的竞争优势,我们认为未来一定是一个生态系统和另外一个生态系统的竞争。刚才谈到流量赋能基金可以和那些基础条件已经准备好的新锐品牌,以业绩分成展开前期合作,那该如何判断品牌是否具备基础条件?

对于新锐品牌,我们有一个专业委员会来评估一个品牌的基本产品形态和基础内容条件是否达到标准,主要评估产品和内容的一体化程度。没有什么创新是没有来源的,一个好的学习交流环境是创新的基础,在生态链接中,更容易看到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更容易判断自己的竞争位置。

×

关注PCE

扫描二维码,关注PCE